遗憾——802班 陈书恒

遗憾

 

802班 陈书恒

 

“你太任性了!”她甩开我的手,转身离开。

刺眼的灯光照映着病床上的白布。爷爷熟悉而苍白的面容令我心碎。厚重的情感积压在心上,压得我透不过气。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流落片来。“爷爷,您再听小可唠唠吧,再听小可唠唠吧。”我趴在爷爷冰冷的身体上。

那晚,父母又因一些小事争吵起来。

“以后……你跟谁?”父亲平静地问。

我用冰冷的语气回答着:“谁都不跟,我一个人就对。”

父亲还想追问下去,却被母亲打断了。

我冲出家门。

深秋的夜晚,天气有些寒冷。我顿时清醒。在大街上悠闲地游逛,想着我的“浪子梦”。

电话铃声打听了我的思绪。

“爷爷。”我假装轻松地问候。

“哎!我的乖孙女!你现在在哪呢?”爷爷笑呵呵地说。

“我啊,我在和同学一起吃烧烤呢。”我顺势将一个口香糖塞入口中,嚼了几下,又继续说道,“好香啊。”

“嗯,多吃点哈!早点回家!”爷爷叮嘱着。

“嗯,那我先挂啦。您注意身体!”

挂了电话,我又继续想着自己的“浪子梦”。今后我就是一个浪子,要四海为家!

第二天清晨,手机上显示着十多个未接电话。我直接关了机,和同学去街上玩。我直接关了机,和同学去街上玩。一早上,却总是不安心。开了机,手机上又多了十几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。

“陈小可,你再不来医院,你会后悔的!”

我冲出咖啡馆,跑去医院。难道是爷爷出事了?

病床上掩盖着白布。母亲坐在椅子上哭泣。父亲则在走廊里来回走动,一根又一根地吸着烟。

表姑小声地对我说着这一切的来龙去脉:“你昨晚没回家,爷爷知道了便出门找你。结果下楼太急,摔倒造成脑部大出血……

我没有再听她说下去,推开了她,冲到病床边。

“爷爷!”我撕心裂肺地吼叫着。终是平静下来,趴在爷爷冰冷的身体上,轻声地说:“爷爷,您再听小可唠叨,再听小可唠叨吧。”泪水悄然滑落。

麻木。

走出病房,呆滞地坐在椅子上。一个身影挡在我面前。抬头,那是人表姐,我拉住她的手:“对不起,怪我,都怪我!”

“你太任性了!”她甩开我的手,转身离开。

“我会好好的,爷爷会看得到的。”我喊着,忘掉我那幼稚可笑的“浪子梦”。

爷爷,你看到了吗?这是我的遗憾啊!

指导老师:李霞

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